上海旅游价格交流组

观点丨击剑世界杯摆擂购物中心,中国“小众运动”如何走出困局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上海市静安区梅龙镇广场一楼中庭挤满了人,甚至连二三楼的走廊也趴满了观众。


乍看这阵势,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节日的路演,其实,吸引众人驻足的原因是2018年国际剑联花剑世界杯的决赛。


5月20日,来自英国、俄罗斯、日本和韩国的顶尖剑客游走在14米长的赛场上,一进一退,一挡一刺,胜负高下就见分晓。


击剑,一项具有绅士风度的运动如今越来越受到青少年的喜爱和追捧。而在击剑协会实体化之后,这项“小众运动”也逐渐走出困局,迎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



一场办了15年的“景观体育”


纵览国内的各项体育赛事,能将一场国际级别的大赛放在人流众多的商业广场中庭举行,并不多见,更不要说一办就是15个年头。


2001年2月17日,当全国击剑冠军系列赛落户梅龙镇广场之后,这个人流量众多的商业中心也成为了上海甚至是全国体育版图上的一个重要坐标。随后,国际剑联花剑世界杯大奖赛也来到了这片场地,15年过去,决赛的气氛已经越来越浓烈。


在比赛现场,除了一部分原本打算逛街的路人因为比赛的紧张而驻足,还有很大一部分是特意前来观赛、拍照,甚至是为明星剑客加油助威的粉丝。



今年65岁的张齐就是这样一位“铁粉”,他已经连续五年背着单反相机来到现场,但在比赛最胶着的时候,他也会忘记拍照,为剑客们的一剑绝杀而呐喊。


“我们把比赛搬到商场里,可以让更多人不用走进体育场馆、不用观看电视屏幕,就能近距离欣赏世界顶尖比赛。”中国击剑协会副秘书长王峻燕看到了决赛现场热烈的气氛后,也更加确信中国已经有了越来越成熟的土壤去孕育商业赛事,甚至是职业联赛。


“其实击剑在中国相比于其他小众运动是有优势的,那就是我们的青少年发展得很不错,但是劣势就是始终没有商业赛事。”王峻燕告诉记者,这样的国际积分赛事在中国举行,也能助推国内自己的赛事发展。


据王峻燕介绍,中国击剑协会已经计划在今年10月推出中国击剑大师赛,同时,协会也和国际剑联密切沟通,希望促成国际击剑大师赛在中国落户,然后从单站赛事开始,吸引商业资本的介入。


“我们的规划中有希望在未来引入社会资金,一直有这种考虑,而这些国际大赛就是发展的基础。”



从困局到激增,职业联赛是下一步


在击剑协会副秘书长王峻燕的身边,曾经获得雅典奥运会男花团体亚军的王海滨也来到了上海,如今,他已经多了一个新的头衔——中国击剑协会主席。


在2018年国际剑联花剑世界杯的决赛现场,王海滨坐在第一排,时不时和身边的人沟通比赛的细节。


对于王海滨来说,他肩头的担子其实并不比同样以“前运动员”身份出任协会主席的姚明轻松。而在他上任后的近一年时间里,实体化的击剑协会也为中国的击剑运动带来了“第二春”。


据中国击剑协会统计数据显示,在2016年以前,全国共有击剑俱乐部、培训机构、运动中心173个,其中如北京、江苏、天津、山东、上海、广东总计118家,累计超过总数的68%;而到了2017年下半年,这个数字已经增长近400家。


如今,在2018年上半年,据王峻燕介绍,全国的击剑俱乐部已经超过500家,从事这项运动的业余爱好者逾20万人,大众击剑总产值在22.7亿元左右。



击剑俱乐部在中国激增所带来的影响,其实不仅仅停留在数字上。俱乐部培养运动员,也成了国家队选拔人才的一种新的选择。


在2018年国际剑联花剑世界杯之中,一名14岁的中国小剑客宋玥也出现在了赛场上,展现着自己的剑术。其实,她在2018年亚洲青少年击剑锦标赛上就曾经斩获了女子花剑第五名的好成绩。


“现在。已经在大众选手中涌现出了很多优秀的孩子,这正是协会实体化后推行大众击剑改革的成果。”王峻燕告诉澎湃新闻记者,2018年的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就连续创造了参赛人数上的纪录——5月初的长沙开福站比赛,历史三天,一共有来自15个城市和地区的242个俱乐部、4025名剑客参赛。


前几年,击剑运动在中国遇到了困局,体校培养的人才优先,俱乐部数量稀少,甚至有职业运动员曾经和记者透露,由于职业队员人数有限,不少人都是带伤训练和比赛,而且收入并不优厚……


但如今,击剑运动的才参与人数快速增长,俱乐部数量也在激增,这样的改变让中国击剑协会有了更大的信心买出下一步——中国击剑职业联赛。



俱乐部能培养奥运冠军吗?


用王峻燕副秘书长的话说,击剑协会在各项赛事和大众击剑方面的努力,都是为了两年后的东京奥运而准备的。


两年前的里约,中国击剑队的低迷其实已经是一个信号,1银1铜是中国自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的最差成绩。摆在王海滨和中国击剑协会面前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中国的剑客们要如何走出低谷。


据新华社报道,按照奥运会击剑团体赛的“轮休”顺序,女重和男花极有可能在下届被取消,而这两个项目也是中国队现今最拿得出手的。


那么,未来大众击剑的热潮能否“催生”击剑俱乐部中走出奥运冠军?


各地体校和国家队的培养机制自然是最重要的一环,中国击剑协会已经邀请了两位法国籍的外教,分别担任重剑和配剑的主教练。王海滨亲自任花剑的主教练,然后邀请了雷声和仲满这些知名运动员加入国家队的教练团,以优秀的培训体系培养新一代选手。


而俱乐部如今也成为了另一个选择。据报道,在北京的几家著名俱乐部已经推出了“2020年冠军培养计划”,试图从俱乐部的青少年培训体系中选出苗子,培养成世界冠军。


同时,中国击剑协会也在致力于推广“击剑进校园”。在2018年国际剑联花剑世界杯期间,中国击剑协会就邀请了历届国际剑联花剑世界杯大奖赛(中国站)获得金牌总数最多的意大利队的优秀教练员以及中国队的名宿们,来到风华初级中学,与学生“论剑”,面对面支招。


“原有的培养体系有它的优势,但现在选择面越来越窄,如果能有效地和俱乐部融合,就能走了一些创新的路。”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