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在安徽,冠庆之名

19号作坊2018-06-15 08:11:32

雨季来临,这初夏的风咸咸的。



 壹 


4月23日,天琴座流星雨光临这座星球的北半边,可惜整个安徽在下着雨。25年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见过流星雨,倒是在从三年前从曼谷去清迈的大巴车上,见过陨石坠落,那划破夜空的绿色至今都令我印象深刻,也心有余悸。


那时回到曼谷和和一些朋友追加讨论当晚的情景,又听说当晚那块陨石兵分两路,还有一半坠落到了意大利,还好这只是个普通的自然现象。最近刷了一遍迟到很久的日本动漫《你的名字》,原来那也是个和陨石有关的故事。


和Wuli_老贾也讨论到了这部电影,我想如果哪天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现实生活中,我也在疑问,当死亡真的接近我们的时候,恐惧和淡然,哪一个才是我,才是我们所首先拥有的情绪。对于精神包袱过大的人来说,好像未必就意味着这一切都结束了。



我们绕不过去的,大概都是在地面上的表里不一的事。前些日子和一个陌生的网友在微博上讨论马来西亚一个华人孩子做了一些莽撞的事,其人说身在大马,选择移民那就不该用中华文化的观念去评价这个孩子。有点好笑的是,不是身处一个环境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大马华人是怎么教育自己的孩子的。一个切身的例子,我曾听过一个母亲这么教育她的孩子,指着马来人对孩子说,你和他们不一样,又指着电视机里的中国人说,你和他们一样。这颗星球至少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纪不会遇到什么大事,我想目前为止最大的陨石,就该是我们自己,内心那些不想抹去的坏东西。


不知道哪部电影里说,流星划过,就有一个生命要坠落,这没有科学道理。人们更愿意相信看见流星,闭上眼睛许的愿望。当然,这点倒是可以用科学的观点来解释,涉及到人类心理学和逻辑学,也涉及到一些我不懂的东西。


 贰 


3月24日,Gpisy去了趟安庆明堂山。


当然,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第一次去安庆,但那场旅行对她来说,应该挺有趣,晒在微博上的东西,应该都是精挑细选的,又或者是让自己愉悦的。安庆给我的印象,很多县城,很多年轻人,很多听不懂的方言,除此之外就没有了。对了,好像还有一个不太有想法去的天柱山,因为香火这一类的文化,和我的信仰抵触。话说回来,那个宅子挺美的。



恰好有个室友是安庆人,杨亮,可惜的是现在在杭州师范大学读研,他的女朋友也是北方人,要是在安庆见到他,可能还真的有些难。去年我们宿舍约好了在南京见面,可是宿舍老大根哥因为随着中国矿业大学的导师去到北京开会并未一并前往,而年龄老二的军哥也因为工作抽不开身。毕业之后,就算是在同一座城市,同宿舍的人见面也是一件难事。


安庆对于我们球迷来说,是个愿意收留我们的好地方。因为一些客观原因,安庆体育中心在上半年承办安徽合肥桂冠足球队的所有比赛事宜,要看球,要为家乡助威,必须要坐上大巴,花上两个半小时的时间,从合肥滨湖会展中心,和力皖狂蓝球迷会一起,直达安庆体育中心。庆幸是有这批人,也庆幸是有安庆这一座城,让我们的足球梦一直延续。


 叁 

 贰 

如果你选择喜欢足球,可能你大多数的眼泪都留在了足球场上。


用我们常常和当家守门员陈国龙喊的话说,三个字,没毛病。去年10月14日下午,合肥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安徽足球合肥主场谢幕战,那一场太多的人哭了,那一场的也下了雨,那一场的颜色是橙色。


十年前父亲曾托朋友给我在虹口体育场买了一件上海申花的球衣,如今申花早已不是茵宝赞助商,十年过去了,合肥桂冠却成了茵宝的主子。而橙色,则是安庆体育中心今年被点亮的新颜色。说句老实话,你在中超,支持上海申花,支持上海上港,又或者支持北京国安,山东鲁能,江苏苏宁,那是你对中超的喜爱,倘若有天合肥队要面对他们,那你一定是支持合肥。还是那句没毛病。对了,球队的全名叫安徽合肥桂冠足球队,简称安徽桂冠最好不过,他是整个安徽的荣耀。



4月25日,天气晴,地点安庆体育中心足球场。我们收拾好行李后就席地而坐吃起凯哥准备的盒饭。凯哥是个实在人,盒饭是盒实在饭。( 祝凯哥早日脱单~


期间有位年长的球迷给了我一罐啤酒,我笑着告诉他我不喝酒。拿出自己的巧克力牛奶,却远远看到祥哥在尬酒,酒的好处一来时暖身子,二来是助威加油的时候让人更有劲。酒的唯一坏处是,我不喜欢它。这次比赛来了不少安庆师范大学的学生观赛,期间有四个宣城的女孩,穿上了我们的助威服,在前面大喊陈国龙的名字,后来散场后,还跑去门口堵阿龙。想想也是觉得,我们上大学的时候,也疯狂为了一些事奋不顾身,于我来说,是为了文学社。



因为对手重庆斯威( 原来叫重庆当代力帆 )是中国足球超级联赛的老牌球队,我们输球也在情理之中,情有可原。赛后球员过来谢场,我们一同唱起了永不放弃。之后我将力皖狂蓝的旗帜放回办公室,遇到了亚历山大潘蒂奇先生,这位身高接近两米的塞尔维亚人总是显得与人和善。我拿出一件助威服让他签名,他也十分乐意配合。


礼明说重庆有几个知名的球员,也有曾经在广州恒大效力的,刚刚好与我擦肩而过,可惜的是我并不认识他们。我想,我们喜欢的明星才是最好的明星,哪怕他不是最初色的,也并未被人熟知。到合肥的时间是凌晨十二点半,和庞辉一起打车。我感谢安庆,感谢桂冠,感谢力皖狂蓝,这些都是永不放弃的理由。





力皖狂蓝,永不放弃






欢迎订阅“19号作坊”官方公众号,既然来了就帮个点个赞,大老板也请打个赏呗~


夏天来了,我不想喝水了,想买个冰棒~


投稿请在后台留言小编会回复您联系方式~



Copyright © 上海旅游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