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旅游价格交流组

在这个世界相遇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队员介绍
于玉琪--南通大学2014级翻译专业,2017年暑假支教于西岭台村,是个富有责任心的女生,为人亲和,热爱运动。

不知是反应迟缓还是怎么,直到我坐在上海开往常州的动车上才发觉自己是真的离开了那些孩子们,离开了湟源县,离开了青海。回到家后,我把所有的车票,孩子们送的小饰品,写的作文,画的手抄报和给的信统统都放在一个文件袋里,塞进行李箱带到了学校。一切都回到了以前的轨道上,上课自习吃饭睡觉,晚上不用备课早晨不用早起打扫教室给孩子们开门。在外人看来,这一个月我只不过是“出了趟远门,晒黑了不少”。而对我自己而言,很多内在的心理变化都无法用语言文字来表达。

刚到湟源听出租车司机说“西岭台村啊,远着呢,在山上咧”,而在电话里和村长因为语言问题沟通上存在一些障碍,我和队友就将手机给了出租车司机,他将我们带到香江花园便离开了。我们还以为这只是个中转站,没想到妇联主任后来领我们去的村委会就在香江花园里,周围环境、住宿条件都比之前想象中要好,心里有一些些的失落但更多的是期待。

后来在和孩子们的交流中才得知,大部分人家也是两三年前才从山上搬下来。在我看来,尽管物质条件比过去改善了不少,但其实许多孩子在心理上还需要更多的关怀,外界信息的刺激和环境的改变对青春期的孩子们来说,既有好处也可能会影响他们对外界的感观。初次见面的时候,孩子们齐坐在一旁的长椅上腼腆地笑,再到后来路上见着会冲过来给你个大大的拥抱。刚接触时,孩子们会好奇我的家乡我的学校我的故事,再到后来会在饭后闲逛时主动讲述他们的家庭他们的烦恼与痛苦。课上给他们展示过去旅途中的照片,描述不同城市的地理美食,一起感受法国的艺术与人文,分享我的成长经历和感触...

人们常说,乡间孩童一句话,常常比庙堂之上大人物一小时的演讲更动人。有些时候,大道理我们都懂,真正遇着了事儿却又没一个孩子看得坦然。教育是双向的,信任亦是如此。支教结束后,其他村的老师给了一封半个月前因家庭原因搬走的孩子写的信,在看到那句“我会把委屈告诉别人,再也不蒙在心里了,遇见你真好”时,我知足了。一个月短到你没有办法关注到每个孩子的心理状态,没有精力去针对每个孩子的弱项学科辅导,在这期间哪怕能有一句话一次谈心触动或改变到了他或她,便是一桩幸事。

我喜欢孩子们叫我大魚,而标题也选了《大鱼海棠》的主题曲名。诺不轻许,许则为之。望明年毕业的我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而当初约定要一同努力的孩子们也达成了他们的目标。

告别时常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可书上还说过一句,人生何处不相逢。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