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旅游价格交流组

葛小松:未来的消费之战将在三四线城市打响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春节假期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但早上上班的时候仍然觉得路上的行人比往常少了些。开始以为是错觉,看了相关报道才知道,确实有很多人春节回家后就“一去不返”,在老家买房置地了。


虽说北上广一线城市吸引着全国各地的年轻人和创业者,力求在这里寻找高待遇的工作和丰富的娱乐资源,但近年来这种趋势却有明显下降的趋势。尤其是北京和上海,外来常住人口开始出现小幅下降,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有主动的,也有被动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大城市在包容力和生活条件上都在相对下降。

 

以北京为例,近几年一直在疏解人口,转移低端产业,但从去年开始疏解的力度明显加大。打个比方,疏解就像是在看病,以前大夫手法好,你基本感觉不到疼,但去年的手法重了,有种快刀斩乱麻的感觉,在网上也引起了相关讨论。

 

不过北上广不相信眼泪,其实真正清理的并不是人口,而是产业。但通过清理低端产业,实现了就业人口向低线城市的转移。我们知道,任何地方要发展,除了资金外,最主要的就是要有人。国家未来的发展目标是实现各地区的均衡发展,也就是解决地域间发展不充分不平衡的问题,这需要大量的劳动力来完成这一使命。政府通过政策调控,一方面帮助大城市缓解人口压力,另一方面也在为三四线城市的发展带来劳动力。

 

除了政策调控外,其实大城市本身的吸引力也正在下降,其中差距最明显的就是生活环境。拿北京来说,以前一提北京最先想到的是首都,是就业机会,但现在更多的早高峰地铁、悬而不落的房价和时好时坏的空气质量。虽然经过政府的大力治理,北京的雾霾问题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严重,但“雾都”的名声已经远播在外。去年的时候有个朋友来北京旅游,他表示除了去天安门和颐和园,最想看的就是北京雾霾,不过可喜的是,直到他走也没实现这个愿望。

 

而从生活成本的角度来说,生活在北京的人压力更大,因为在北京医疗和教育的价格昂贵,中产阶层往下的准中产和普通阶层依然不敢在休闲娱乐上有太多消费,他们的手里必须有一笔积蓄为将来的老人看病和子女上学做准备。

 

尤其是教育这一块,北京的学校在减负这方面比其它城市做得要好,孩子们在学校的负担小了,但家长的负担就大了。现在北京孩子除了比谁的王者荣耀段位高,还要比谁报的课外班多。一个小学生在校外报两个课外班已经成了常态,因此对于生活在北京的人来说,在孩子教育方面的投入占了家庭消费的一大块。

 

而对于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外来年轻人来说,考虑孩子上学的问题可能还为时尚早,他们要解决的当务之急是房子和车子。一线城市在他们眼里适合赚钱,却不适合生活。这里有梦想,有希望,但也有汗水和泪水。比起前辈们的吃苦耐劳,新时代成长起来的85后和90后思想更加灵活,他们不会选择在一棵树上吊死,与其攒着钱将来落户一线城市,不如及时行乐。所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在一线城市赚钱,在低线城市买房。

 


相比起一线城市的繁忙,三四线更多体现的是繁荣。刚刚过去的春节,三四线城市的年味要比一二线城市足得多。今年春节期间电影市场迎来了有史以来的高最高峰,截止到2月23日,国内2月总票房已经达到了81亿,首次实现单月票房破80,这其中三四线城市观众的贡献不可小觑。在大城市很多人自认电影的欣赏水平高,不是深奥内涵有哲理的片子很难把他们请进电影院。而三四线城市人群过年就是单纯地图个乐,所以像《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这种通俗易懂又热闹的电影自然成为他们的首选。也有经济学者表示,三四线城市准中产阶层的崛起主要来自于国家政策,所以他们对于《红海行动》、《战狼2》这种主旋律电影也有着特殊的感情。

 

不光是春节期间,随着消费升级,低线城市的生活质量与一二线城市的差距正在缩小。以前大城市的繁荣主要体现在购物上,现在电商发达,你在大城市是通过电商购物,我在小地方也是电商购物,能买到的东西都是一样。

 

而且随着手机游戏的兴起,人们平时的娱乐方式已经很大程度上依赖网络,虽然相隔千里,但是拿起手机照样可以连上一局《王者荣耀》。

 

此外,直播和自媒体的兴起也丰富了低线城市的娱乐生活,大城市的中产们可能觉得快手、抖音,还有一些综艺节目很low,但这些本来也不是给你看的。毕竟喜欢通俗艺术的人更多,而用户数量众多的三四线城市自然成了综艺和直播的主要目标,甚至让一线城市里的中产们都有了一种被冷落的感觉。

 

虽说在购物和娱乐方面的差距缩小了,而幸福感的差距在扩大。去北京上海最主要的金融区看看,白领们排队买着网红奶茶,坐在酒吧里喝着精酿的啤酒,一边享受着高档的生活,一边却在计算房贷和房租。而没有这方面压力的小镇青年就滋润得多,他们不必过多考虑子女教育和父母养老问题,有更多时间和闲置资金可以用来消费。

 

不仅是正在创业期的年轻人,有经济学家预测,到2030年中国地方资源不平衡的现象将得到有效缓解,工业与就业的转移将带来低线城市经济与居民收入的增长。一般来说是先富带动后富,而我们也可以做反向推论,当一个地区的平均收入提高后,其中“土豪”的数量也会大幅上涨,城市中高收入人群的分布将持续扩大。

 

综上所述,无论是政策变化还是个人生活追求的转移,在经历了人口涌入大城市的潮流后,人口回流低线城市已经成为了一种新趋势。在人口回流的同时,三四线城市消费升级在加速,都市化进程明显。当这些人带着在大城市学到的技术、掌握的经验回到家乡时,他们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而是有能力有见识有资本的准中产阶级。

 

这些人回到家乡后的第一件事必然是改善自己的生活,比如换车换房。住的地方和开的车子是生活质量的最明显体现,未来5-10年预计有10%-15%的人有换房需求,换车的需求估计会更多。另外就是子女教育,现在城里一说教育就是k12,这一概念在低线城市还没普及开,但随着消费升级,对教育资源的需求必然会水涨船高。此外,理财和储蓄的需求未来也会在低线城市大幅增长,统计显示,目前农村地区的理财方式已经从过去的买房置地向购买保险、基金等方式准转变,而三四线城市的这一趋势更为明显。

 

因此,在消费升级和市场下沉的影响下,未来中国消费之战将在三四线城市展开。对于投资者来说,有必要提前做好准备,不仅要了解低线城市的市场,更要了解低线城市的文化诉求,全方位满足人民需求才是解决新时代主要矛盾的关键路径。



本文由GIO华兴控股集团总裁葛小松撰写,部分数据来自于网络,版权归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