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旅游价格交流组

你怎么看?上海田子坊变小吃街赶超城隍庙,游客:多了小吃,少了特色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田子坊作为上海的一大景点,石库门建筑、老式里弄都渗透着浓郁的上海风俗人情。近年来,田子坊一直在不断变化,如今的田子坊涌现了一批各地特色小吃,越来越有小吃街的氛围。



在上海各大景点中,田子坊一直为人津津乐道,石库门建筑、老式里弄都让游客深入体会到老上海的风俗人情。


从最初的工厂民居、文化创意园区到之后的商业娱乐聚集地,田子坊一直在不断变化。近年来,这里更是涌现了一批各地特色小吃,颇有小吃街的氛围。复旦大学旅游学系教授顾晓鸣评价:“这里快要超过上海原有的小吃荟萃景点城隍庙了。”


来到田子坊,每走几步,就能看见一家小吃店,种类五花八门,除上海特色的豆花、小笼包、包脚布外,还有台湾薯条、长沙臭豆腐等地方特色小吃。等到夜晚,田子坊内的酒吧会渐渐热闹起来。



在这些小吃店中,不乏创意食品。一家人气最旺的豆花店里,除了售卖招牌弄堂豆花,还开发了芒果西米豆花、辣肉豆花、抹茶红豆豆花等创意食品。不仅如此,老板娘还将豆花种类手写在木牌上挂在店面里,这些创意吸引了不少年轻人。


“田子坊机制很活。”顾晓鸣说,这里的商铺都是从原来的工厂、居民手中租借场地,商家入驻门槛较低。商铺不断更新,出现不少创意店铺。由于商家间存在竞争,小吃店也不能固守老味道,要不断创新。田子坊的消费者多为90后甚至00后,他们的消费观也促使一批原有商铺转型。相比田子坊的“活”,城隍庙的小吃店基本上没什么大变化。


有些“老上海特色”不正宗


对于田子坊越开越多的小吃店,也有一些市民游客提出质疑。管师傅家就住在田子坊。说起7年前的田子坊,他记忆犹新,工厂已将场地租给画家,最早一批餐饮店开始入驻田子坊。“那时候田子坊文化氛围很浓,餐饮店也都走高端路线。近几年,小吃渐渐多了,而且一直在变。”小吃店开得多,油烟味、噪声等也给附近居民造成困扰,特别是每晚田子坊内的酒吧都营业到凌晨,让不少在这里居住的老人直呼吃不消。



“创意小吃质量参差不齐,很多豆花都做得不正宗。”管师傅说。一家刚开业不久的小吃店,主打老上海豆花,招牌上赫然写着“老上海特色”,但店里却售卖台湾夜市小吃。一旁的“老上海糕点店”卖的是抹茶糕等,也和上海特色沾不上边。


游客林小姐说,她5年前曾来过田子坊,当时这里有不少极具特色的文创小店。“现在这样的店少了,小吃店多了,田子坊有点像成都的宽窄巷子了,少了自身特色。”


专家认为“田子坊不可复制”


林小姐提到的宽窄巷子,是成都遗留下来的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在政府主导下进行历史保护街区更新,成为著名景点。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李彦伯说,和宽窄巷子“自上而下”改造模式不同,田子坊则是“自下而上”旧城更新模式的典型。


(宽窄巷子)


田子坊原名志成坊,过去街区内老式里弄和弄堂工厂共存。当时的田子坊东部是一家针织厂,随着纺织业衰落,闲置下来的厂房在1998年租给陈逸飞等画家,让这条默默无闻的小街吹起艺术风。渐渐地,附近居民也开始将房屋出租给商户,田子坊自此改头换面,在民间资本推动下经历一次又一次蜕变。不过,田子坊的发展并没有固定下来,而是每天都在变。随着小吃店增多,现在的田子坊已和原来不同,甚至有人认为这里已是第二个城隍庙。



“田子坊是不可复制的。”李彦伯说,有些专家提倡“田子坊模式”,要将这种发展模式复制到其他旧区改造上,“这种想法我不认同。每条里弄的历史、结构和居民完全不一样,田子坊的成功案例,不具有太多参考意义。”


未来田子坊会有怎样的变化?“现在田子坊已开了两三家民宿了。”管师傅说。在民宿网站上搜索,也发现几家以田子坊、老上海弄堂生活为卖点的民宿,闹中取静的特色民宿受到不少游客欢迎。


举报 | 1楼 回复